朕即国家-凯发app官网登录

【摘要】:路易十四亲政后,出于跟小国王拉近关系的考虑,富凯就邀请国王去家里做客。突然有一天,开完一个国务会议,路易十四下令逮捕富凯。罪名很明显,贪赃枉法。柯尔伯为法国带来经济复兴,让其他国家很羡慕。因为“朕即是国家”!国王在高等法院耍威风,大家都不敢反抗,主要法官已经被他流的流抓的抓了,巴黎最不安分的高等法院因此老实了很长时间。

因为没有首相帮忙,路易十四事必躬亲非常忙碌,他恐怕是法国历史上最勤政辛苦的国王。

路易十四亲政后的第一件大事,就是下令修建凡尔赛宫!大家可能奇怪,一个勤政的国王怎么一开始就不干正经事,一上台就大兴土木呢?路易十四是被刺激了,被“和珅”刺激的!

又穿越了?没有,法国版“和珅”,大名叫富凯。富凯在马札然是财政总监,算是首相的左右手。马札然自己搞了不少钱,他临死的时候,怕国王追查他的财产来源,就一脸真诚地说是要把财产转赠给路易十四。路易十四心想,我一个国王要你的算个什么啊,况且你个老头也不容易,你那点钱还是自己留着吧。路易十四肯定没想到,马札然的遗产是个惊人的数字。

马札然能搞这么多钱,肯定是自己的财官帮忙,所以富凯不仅是一根绳上的,而且他完全可以搞得更多。路易十四亲政后,出于跟小国王拉近关系的考虑,富凯就邀请国王去家里做客。

在《睡着了》,老杨讲过一个相同的请国王到家中做客的故事,教训是,招待国王,要吃好喝好,但绝对不能炫富。路易十四到了富凯家,吓了一跳,这伙计太有钱了,他家住在沃堡,豪华气派富丽堂皇,装饰着各种昂贵工艺品,其奢侈绝对胜过巴黎任何一座王宫,尤其是推平三个村庄建出的花园,光喷泉就有200多个!富凯家族的标志是,所以到处有松鼠图案和雕像,路易十四注意到,松鼠雕像下用拉丁文刻了一句话:何处高枝我不攀?

富凯这一通招摇,以为是在拍马屁,谁知,路易十四尥蹶子踹了他一脚。路易十四23岁,还年轻呢,年轻人的心性,我堂堂一个国王,生活质量还不如你?回到巴黎,看到自己那几座宫殿城堡,越看越寒酸,越看越,越生气就越恨富凯,你小子这么得瑟,贪污的也是我的钱,我要把我自己的钱拿回来,修一座无法超越的宫殿。

路易十四离开沃堡时,一副酒足饭饱的样子,富凯以为这次迎驾功德圆满。几天后,国王说是要考察布列塔尼,让富凯陪着,一路上对他还挺亲热。突然有一天,开完一个国务,路易十四下令逮捕富凯。罪名很明显,贪赃枉法。富凯的案子审了3年,路易十四不理周围人的求情,判他终身监禁。1680年,这个倒霉鬼死在狱中。

富凯跌倒,路易吃饱。富凯的万贯家财都被国王接收了。正好因为两次投石党人的回忆,让路易十四很不巴黎,所以他下令,在巴黎郊区,原来路易十三打猎歇脚的一个小基础上,开始修建凡尔赛宫。路易十四安心要建出一座全欧洲最华宫殿,投入的费用惊人。1682年,法国宫廷迁入凡尔赛宫。1710年,全部工程完工。路易十四的目的达到了,凡尔赛宫公认是欧洲最大、最雄伟、最华丽的宫殿,无与伦比,成为后来很多王宫的样板,一直被模仿,从未被超越!

法王这么花钱,让新上任的财长很心痛,新财长就是接替富凯的柯尔伯。柯尔伯原来是马札然的亲信。马札然死后,安排柯尔伯给富凯做助手,其实是监视他。富凯倒台,柯尔伯就接手成为财政总监。(www.guayunfan.com)

柯尔伯成为财长这几年,法国的经济高速增长,而且终于让长期负债累累的法国财政实现了收支平衡。怎么做到的呢?。

柯尔伯自己是商人出身,对商业感觉比较准确。他认定一件事,一切以挣钱为中心,法国生产的东西大量卖出去,外国的银子流回法国来,这个就是最完美的经济形态。

要想卖东西,首先要有东西。开办手工工场,皇家协办,政府,专做高档,丝绒水晶之类的,卖给其他国家的王室,他深知这些东西最容易获得暴利;既然是高档产品,一定要保障质量,所有行业都制定了相应的规范;有了东西,就要找市场,国内市场,取消,疏通道路,实现物流通畅,海外市场,建立东印度和西印度公司,努力拓展,为此还颁布法律,公开允许贩卖黑奴;只准法国的东西卖出去,最好不要让外国的东西卖进来赚法国人的钱,对外国商品和进港的船只都课以重税。

这几项措施下来,法国真是做到了日进斗金,国库的金银快速增长,法兰西空前繁荣。柯尔伯的名字,也就成了重商主义的代名词。

柯尔伯为法国带来经济复兴,让其他国家很羡慕。而且,他的这几项措施也很容易学啊。于是全欧洲进入商业竞争和对殖民地的争夺,这是后话了。

有这么个能人帮自己赚钱,路易十四花钱花得很爽,柯尔伯知道挣这些家当不容易,经常劝阻国王的铺张浪费。不过,他自己也知道,路易十四不会听的。

从小被贵族辖制,路易十四一亲政就坚定信念,要让自己成为最有权力的国王,谁也不能忤逆。他听说巴黎最高开会讨论他颁布的敕令,还穿着猎装的国王提着鞭子就冲进了法院,说:“先生们,以后不要再开这种会议了!”为什么?因为“朕即是国家”!不久后,他又冲进最高法院,销毁了法院投石党时所有的文件。国王在高等法院耍威风,大家都不敢反抗,主要已经被他流的流抓的抓了,巴黎最不安分的高等法院因此老实了很长时间。

就这样,路易十四出了幼时的一口恶气,建立了非常专制的,谁也不敢反抗他,甚至明知道他在做蠢事,也不敢反对他,只好看着他一步步将法兰西带上辉煌,旋即又带向没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