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发app凯发app官网登录官网登录首页 历史故事 改土归流和地丁合一

改土归流和地丁合一-凯发app官网登录

【摘要】:改土归流和地丁合一雍正皇帝的确多疑嗜杀。改土归流,即改少数民族人民由土司统治,为由国家任命的官吏管辖。土司制度不仅使少数民族人民深受双重压迫和双重剥削,而且使地方割据势力赖以生成。因此,明朝以来,中央政权不断地实行改土归流政策。不过,历代皇朝的改土归流都不如雍正这一朝这么有规模,这么有计划,这么有成就。

和地丁合一

皇帝的确多疑嗜杀。他即位后,不但对自己的兄弟下毒手,而且还杀了为他登基出力最大的隆科多,连平定西南立下大功的也没饶过。

但是,他对于加强社会的统治也做过几件事。改土归流就是其中之一。

什么叫改土归流呢?土即制度。自元明以来,中央政权开始在我国少数民族地区实行土司制度。土司由备部落酋长担任、世袭。朝廷官辖土司,土司统治人民。流即国家任命的管辖少数民族的官吏。因其可以由国家随意调动,故称流官。改土归流,即改少数民族人民由土司统治,为由国家任命的官吏管辖。

土司制度不仅使少数民族人民深受双重压迫和双重剥削,而且使地方割据势力赖以生成。因此,以来,中央政权不断地实行改土归流政策。不过,历代皇朝的改土归流都不如雍正这一朝这么有规模,这么有计划,这么有成就。雍正是如何想起做这件事的呢?话还要从鄂尔泰说起。

鄂尔泰,字毅庵,西罗觉罗氏满州镶蓝旗人,康熙三十八年举人。一开始,他承袭了父亲的佐领职务,后来调任员外郎。由于是科举出身,他同早期出身于疆场的官吏大不一样。内务府员外郎是个职务不高的小官,有一天,还是四皇子的胤禛向他要一件东西,鄂尔泰说:“按规矩,这件东西不该给你。”硬是拒绝了他的要求。不久,胤禛继承了皇位,当了雍正皇帝。鄂尔泰的心里暗暗打鼓。这一天,忽然从门外进来两个内宫近侍,宣鄂尔泰上殿听谕。鄂尔泰一听,暗暗叫苦,觉得大祸临头,吓得面如土色。他战战兢兢地跟着来人上了勤政殿,一抬头,看见雍正威严地坐在龙椅上。鄂尔泰不觉倒抽了一口冷气,双膝一软,跪下身去,一连叩了好几个响头。

雍正伸手拦住了他,说:“免了吧,赐坐。”

鄂尔泰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吃惊地看着雍正,竟忘了站起来。

扶起他,让他坐下。

雍正皇帝叫道:“鄂尔泰。”

“奴才在。”鄂尔泰连忙站了起来。

“当年,你以一个内府员外郎的身份,竟也拒绝一个皇子的要求,可谓执法严明。朕深感欣慰。”

鄂尔泰听了雍正的一席话,暗暗地舒了一口气,吊在嗓子眼的心这才放了下来。

鄂尔泰因祸得福,雍正召见后不久,他便被任命为考官。以后,又升任江南。没出三年,雍正又提升他当了可以行使总督权限的云南巡抚。

原来,到了雍正这一朝,为了加强中央集权,中枢内和地方上的官吏制度都有变化。因为长期用兵西北,一切军政大事需要随时处理,故尔,雍正在内阁之外又设一个军机处。它建立以后,议政王大臣之外又设一个军机处。它建立以后。议政王大臣以及南均被废止。军机处设有军机大臣,由皇帝在满、汉学士、各部、中选任,下设军机章京多人。军机处是中央施政发令的最高机构,由皇帝亲自掌握。这一制度一直到清末也没有变。

总督和巡抚是地方上的最高级的官吏,统称为封疆大吏。总督为正二品,职权极广,综理军民,统辖文武,考核官吏,修治封疆等大事均可管辖。巡抚权力略小,为从二品。总督或管一重要,或管二省、三省。巡抚则每省均设一个。总督和巡抚代表皇帝处理地方政事,掌握地方一切军政大权,由皇帝任免。这一制度大大加强了中央对地方的控制。

像鄂尔泰这样,不出三年,即由一个员外郎升为封疆大吏,并以巡抚衔行使总督权力,这在清朝十分少见。可见雍正皇帝对他的信任非同一般。

鄂尔泰没有辜负雍正的信任。他到任后不久,就拿出了稳定西南边境的根本大计。他向雍正上疏,开宗明义地说:“西南地区,民安在治夷(夷是封建时代以外其他各族的称呼,有蔑视之意),治夷在改土归流。一他历数了土司压榨少数民族人民的残酷事实:“土司娶子妇,而土民三载不敢婚娶。土民被杀,亲族尚出垫刀数十金。土民终身不见天日。”接着,他提出了因地制宜的改土归流的办法和策略。他说:“若不铲蔓塞源,纵兵、刑、财、赋事事整理,皆非治本。改流之法,计擒为上,兵剿次之;令其自首为上,勒献次之。”

雍正皇帝看着鄂尔泰的奏折,忍不住连连点头。看完了,他马上挥笔写了一道圣旨,同意鄂尔泰在西南地区实行改土归流的政策。(www.guayunfan.com)

雍正五年(公元1727年)五月,鄂尔泰接到了雍正皇帝的圣旨。他马上率领部队,兵分三路进入西南少数民族地区。一路入谷隆。一路入焦山,一路入马落孔。

土司的力量,一般都很薄弱,官军兵临城下,他们往往没有抵抗的能力。第一仗,鄂尔泰就打破了57个土寨子,其中有21个是不战而下的。这一下。官军军威大振,土司闻风丧胆。没有被擒的土司纷纷到鄂尔泰军前乞降免死,同意改土归流。

云南、贵州、四川、广西一带,少数民族众多,交错杂居,骚乱不已。自从改土归流以后。几年来。基本相安无事。可是,雍正八年(公元1730年)八月,驻乌蒙的清总兵刘起元,贪暴成性,虐杀无辜,激起了少数民族人民的极大愤慨。首领禄鼎坤率先集兵反抗。他带领部队攻克了乌蒙镇,杀了总兵刘起元、江仁、知县赛枝大。顿时,应者如云,兵刃又起,到处尸横,遍地,接受改流的土司几乎全部倒戈。这次事变以、威宁、镇雄为源,波及整个西南地区。

鄂尔泰撕下“自首为上的假仁义幌子,集中2万,向上述三地发动进攻。在鄂尔泰铁血政策的促动下,官军所到之处,一片烧杀。总兵禄代,一连烧了13座苗寨;游击何元,攻进罗箐,一下杀死苗民300多人;游击纪龙攻奎乡,大战三日,两千余众;总兵哈元生、副将余成贞,进攻乌蒙,射杀土司头目黑寡暮,连破苗寨80余座,击败其众数万人。鄂尔泰更是心狠手辣,他命令提督张耀祖,率兵分道搜捕参加反抗的边民,把捕获的人开膛破肚,截断四肢,挂在悬崖和树梢上,以此对少数民族人民进行恫吓。在这样残暴、血腥镇压下,边民的反抗才平息下去。

当然,我们2017-02-17 重温这段,无疑应该看到雍正在实施改土归流过程中的残暴;但也应该看到,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,没有这样大规模的军事支持,改土归流政策是推行不了的。

改土归流涉及到云、贵、川、桂四省的数千里广袤的地域。改土归流以后,清廷在这一大片地域中设立了府、州、县三级地方政府。实行了与汉族居住地区相同的制度,如丈量土地、按亩征税、蠲(juān)免钱粮、等。这些制度大大加强了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与内地的联系,有利于巩固国家的统一和西南,因此,改土归流是促进历史进步、社会发展的政治措施。

雍正皇帝所做的另一件值得称道的大事是实行地丁合一的赋税制度。

什么叫地丁合一呢?原来,清初的时候,清朝的赋税制度沿袭了明朝的一条鞭法,丁有丁税(按人口缴税),地有地税(按拥有土地数缴税)。这个制度在土地平均的条件下还算公平,可是,一到土地兼并的现象出现,它的弊病便显得突出而且无法克服了。土地兼并造成很多无地少地,无地少地的农民虽不用缴地税,但也无力负担丁税。因此,他们只好逃欠丁税,致使国家征收丁税发生困难,也造成全国户口严重不实。这样,有人建议实行地丁合一的办法,即将丁税额数摊入地亩税中,进行一次性征收。

康熙皇帝感到这个建议很有道理,他于康熙五十一年(公元1712年)曾宣布:固定康熙五十年的丁税额数。康熙五十一年以后新增人口,是“盛世滋生人丁,永不加赋。”康熙的这一措施为雍正实行地丁合一奠定了基础。

雍正初年,直隶巡抚李维钧上疏,奏请实施地丁合一。雍正同意先在直、鲁、浙等省试行。这一措施触及了大地主的利益,浙江钱塘县城,竟有一部分豪绅子弟,借会试之机,聚众闹起事来。

挑头闹事的一个叫金煦,一个叫王敏,他们纠集了一千多个富户子弟,将县衙门围住,大喊大叫,要求取消地丁合一。他们叫得正凶,忽然,跑来一队士兵。这些训练有素的士兵,化作几股小部队,前后左右,刀枪相逼,把他们包围起来。这些富户子弟,大都是纨绔青年,虽然其中也有几个平时自称什么“五陵少年”,专爱游侠击剑的,可哪里见过这等阵势?一个个吓得魂飞胆丧,四处逃窜。

这些兵是浙江巡抚李卫所派。

李卫,字又玠,铜山(今江苏铜山)人。他是靠出钱捐的官。因此,他特别好出风头,使小性子。早年,他曾在云南干过一阵,就因为处处显示自己,得罪了同僚。

调任浙江以后,有一年,雍正皇帝曾赐给他一件宫中用品。李卫接到以后,马上找来一块大木牌,写上“钦用”两个大字,放入自己的仪仗队。封建时代,官吏都有自己的仪仗队。可是封建官吏的仪仗,本来都有严格规定。哪一级官员用多少入仪仗,举着写有什么字样的仪仗牌,不能随意增减。李卫这样做,违反了封建礼法,也招致了其他官吏的忌恨。雍正皇帝知道了,把他训斥了一顿。谁知他竟说:“臣受恩过重,不回避他人的嫌怨。”雍正皇帝听了更加严厉地斥责他说:“不避嫌怨与盛气凌人是两回事,你应当勤修涵养,争取做个全人。”

李卫并没有听从雍正的劝告,所以,他才派兵驱赶闹事的豪绅青年。然而,不管他的如何,动机何在,由于他敢于采取这样果断的措施,地丁合一制度终于在浙江推广开来。两年以后,这个制度又在闽、陕、陇、赣、鄂、苏、皖诸省普及。

地丁合一,只是方式的改变,对人民的剥削与过去的制度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。但是,它考虑了贫富不均的现状,顺应了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,对社会生产力的发展,具有一定推动作用,因此是一种进步措施。

打那以后,我国的人口就渐渐地增多了。自汉到康熙五十一年以前,我国人口一直维持在五六千万之间。其原因,一是人口增长过慢,二是户口不实。地丁合一以后,我国人口数直线上升,乾隆十四年(公元1749年)为1亿7000万,十七年(公元1812年)为3亿6000万,道光二十年(公元1840年)竟达到4亿1000万了。2017-02-17 看来,地丁合一的制度,造成我国人口激增,使人口过多成了当代中国的一个重大的,这是雍正皇帝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吧!